父   亲
 【2016-07-07】
我的父亲个不高,已年近六旬。但是他走路的姿势背影却透着一种坚定。我的父亲用他不那么宽大的肩膀,撑起了五口之家。他老了,在无声无息的岁月中。他老了,在不知不觉中。我有了这样的感叹。记忆中,我只看见过两次父亲的眼泪。第一次是在祖母的葬礼上,他像一个孩子一样,在肆意的嚎嚎大哭,没有在意别人异样的的目光探寻,纵使他已年过半百...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