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2016-08-25】
伴着铲车的轰鸣声,村里的最后一口池塘消失在了我的眼前。听说,村委会要在填平的池塘上建广场,充满期待的人们把这个话题说了又说、道了又道。被填埋的这口池塘是村里最大的一口池塘。在我的记忆里,一年四季,它除了在下雨时节能积蓄些水,其余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干涸的。我至今还记得,孩提时我不厌其烦地嚷嚷着母亲,问我从哪里来的。母亲说...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