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扫一扫

永不熄灭的梦想
发布日期:2018-10-25    作者:李武强    
0

永不熄灭的梦想

  秦龙轧钢要复产,时间定在10月底。
  现已是9月中旬,连皮带瓤仅一个月。而早在三年前秦龙轧钢因市场原因被迫停产,人员分流,备品备件处置仅剩轧机、厂房和几个留守人员。如今要马上复产谈何容易。
  可对于龙杨集团来说,这是一个难得机遇,连续几年的市场疲软,致使集团业务萎缩、全面亏损,职工的基本生活保障都成问题,巴不得有点活干,能挣点现成钱。
  这次好不容易将上边说通,领下复产任务,怎能畏难而退缩呢?
  段明一边沉思着,一边心急火燎地推开厂部办公室木门。
  晶辉、速祥等几个厂级领导及剑锋、朝杰等车间领导早已坐在那里。
  “情况大家都已很清楚,眼下我们商量一下复产方案。”段明一边落座一边说着。
  人员、设备、环保达标、生产许可证及厂内厂外外围环境等一系列问题,在大家的积极参与中一一得以落实。
  “现眼下最棘手是缺设备检修人员,我手头仅有几号人,根本拉不开栓。”剑锋急切地说道。
  是啊,兵马未到,粮草先行。
  复产犹如打仗。要在10月底复产,10月20日前设备得检点到位。可那诺大的生产系统,仅凭几个人,要在不到一个月时间,全面恢复生产,那简直是天方夜谭。
  “不行,就从外边招人。”
  “招人,谈何容易?我昨天跑了一天,托了各方朋友,人家现在都有事干,拖不开,能拖开身也得在20天以后。”
  “能不能雇一个检修队?”
  “那设备全要检修,讲的精细,求的速度,不是修地平田,只要出力就行。”
  人们一时无语,会议室陷入沉默。
  门被推开,有人走进了会议室。
  “我带人去秦轧检修设备。”
  一语惊醒四人。人们抬头一看,只见一个身着上世纪七十年代劳动工装的半老头站在桌前。
  “师傅,你咋来了。”
  “替你解围来了。”
  “这……”
  “咋,你以为我是凑热闹来吗?我问你,检修人员有着落吗?”
  “不是正说着哩。”
  “把检修任务交给我。”“要不,我给你立个军令状。”看着大伙都一愣眼,老头又加了一句。
  “师傅,那地方在山区,各方面条件比较差,再说这么短时间,你从哪里找人呢?”
  “这你不用管,你们赶紧忙其他的事。”
  老头说完走出会议室,大伙们看着老头的背影既松去了一口气又捏了一把汗。
  晚秋太阳依然有劲,特别是正午,骄阳照到人身上仍是火辣辣的。
  小区的法桐下聚集着几个年过半百的汉子。
  “都老胳膊老腿,还出去折腾啥哩。”
  “咋哩,整天窝在家里,领着那点待岗工资,不觉得憋得慌?”
  “不是咱不想干,是上边硬把咱们轧机关停了,把咱们的活断了。”
  “如今,却要在远天百里去修复人家的轧机,这不是捉弄人哩吗?”
  “少发牢骚,关咱们的轧机是为给城市创造清洁和谐空气,开人家的轧机是为追赶超越,上边哪点错了。”
  “闲话少扯,我已请缨,并口头立下了军令状,把大家叫来不是商量,而是给大家安排任务。”
  “老三,你还是打头炮,加热炉交给你;军武,粗轧、中轧是你的;七娃,精轧、冷床是的你;雷奎,航车、水电交给你;宝平,轧辊、配煤及外围供辅设施是你的。”
  声不大,但句句斩钉截铁,无应声,但个个严阵以待。
  没有过多的谈讨,只是一个个起身同发布命令者相视片刻,伸手一握,便转身离去。
  几秒钟的相视,眼神透出承诺和信任;短暂的握手,手心传递姿态和力量。
  秋阳正艳、法桐静立,小区一片安详。
  “说好了,给女儿看娃,你中途又变卦哩。”
  “这不是老李他们缺人手嘛。”
  “快对了对了,我还不知道你那脾性?一辈子不敢听料声子响。一天不捣鼓几下那铁皮管子,你就像丢了魂似的,这下不是正中你的下怀?”
  “还是老婆了解我。快,别废话,赶紧收拾,明一大早要出发哩。”
  不大的单元房,老夫妻在忙碌着。
  “孩子和母亲这儿就交给你了,这段时间又要你多操心了。”
  “少贫嘴,什么时候不是我操心,你除了整天踅摸着你几个兄弟今儿寻个活,明儿打个零工,家里这摊子你啥时候操过心?”
  “都说娶老婆就是请家神,看来你这尊家神我莫非请对了。”
  “去去去。”
  平房里,一对中年夫妇边忙边交谈着。
  “你跟王师傅他们走了,人家萧平那儿咋交代?”
  “你去解释一下,不行,咱就辞职。”
  “人都让你得罪完了。当初停产后,不是咱求爷爷告奶奶,让人家给咱谋个差事吗?”
  “当初是当初,现在是现在。我知道人家萧平对咱们不错,可那儿终究不是我的所往,我的心还是在咱龙杨钢厂。
  “钢厂、钢厂,钢厂都停工熄火了几年,也没有把你那颗激情四射的心给浇冷。”
  “咋可能哩。”
  “那个缠绕在我心头的梦想就从来没有熄灭过,也永远不会熄灭。”
  “心若在,梦就在,一切还得从头来……”
  有音乐从床头响起,他们停止了对话,静静地全神贯注地听着。“心若在,梦就在,只不过是从头再来……”
  秋晨是很清爽的,也是很亮丽的。
  一大早,平日冷冷静静的厂部办公楼前异常热闹起来。两辆大巴车停在厂区大门口,办公楼前场地内挤满了人,有年轻人、有中年人,人虽杂七杂八,但彼此却并不陌生,不是一块相处的街坊、邻居就是一同工作中工友、同事。
  一列40多人检修队伍在人们的注视中从厂的东边走来,年龄从30到50岁不等,有头发泛白的、有头发花白的、有头发稀疏的,也有头发蓬松的,但不论那个层次个个都很干练、很精神。
  段明他们早已站在办公楼前,看到检修队伍走来,急忙奔了过去,同他们亲切握手。
  简单的问话,简单的相拥,把爱意和敬佩表达得淋漓尽致。
  没有铮铮的表态誓言,只有热切的目光;缺少隆重的欢送仪式,只有款款深情在彼此间流淌。
  在人们的注目中,检修队员坐上车,掌声从人群中响起,呐喊声从人群中发出,久久回响在办公楼前的上空,惊动了晨鸟,惊醒了树丛,热闹了四周……
  伴随着掌声,伴随着人们的祝愿声,满载检修人员的车缓缓始出厂区,走向希望升腾的地方,走向梦想成真的地方。(龙钢集团 李武强)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